笑西风

凶宅笔记古代架空同人文    长篇  73W字

主角   白开  马善初              配角   江烁   秦一恒  真龙  万锦荣

16年开的坑,总算写完了。

16年的时候凶宅5还没写完呢,所以蛮多谜题没有解开,人物关系也挺晦暗的,所以有很...

特别说明一下,关于笑西风的部分敏感章节,目前暂时不公开了。全文正在修改中,大概年后会放出最终版。

笑西风

第九十三章   人间

大结局

被屏蔽了,走微博链接    

笑西风

第九十二章  师弟出手


在鹿苒的头脑之中,对于“死亡”,其实一直都没有一个具体的概念。以前在桐庐的时候,家里没有人特意向她解释过这个词汇。后来她到了上谷郡,江府里倒有上了年纪的老佣人,时常会围坐在佣人房前的小院子里闲话谈天。她从门口路过,好几次都听到他们语气唏嘘的提起某某人“走了”了——上了年纪的人,接二连三的走,于是她朦朦胧胧的明白了“走”字的含义,走,就是死。


所以当她知道白开快要死了的时候,内心其实是暗暗庆幸的,庆幸白开走了,小马哥哥就归了自己。可是很快的,她开始发现“死”这件事远远没有那么简单——在死之前,他要受尽苦痛折磨,死以后...

笑西风

第九十一章   死里逃生  下

 

江烁一开始听说白开得了肺痈,几乎是不能相信,因为从平日的种种迹象来看,白开那副身子骨绝对是健康无比,无论如何不应该得上这样的重症。可马善初神情严肃,也是由不得他不信。


瞠目结舌的转身面对了药炉子,他一时也有些傻眼。肺痈这种病,他倒是听说过,前年他柜上有个小伙计倒霉得了,也是天天喝药,但拖拖拉拉熬了半个多月,还是没熬过去。忽然回头看向马善初,他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来,急急提醒对方道:“对了,肺痈是能传染的,你千万小心,他吃过的饭菜别碰,用过的碗筷也要单独存放。否则一个没好,另一个...

笑西风

第九十章   死里逃生  上


通县,永宁侯府。


永宁侯一脸寒气的进了屋子,迎面见了白元良,他重重哼了一声,毫不客气的开口怒道:“他妈的,你这个事情我办不了了!上头现在下了旨意,要换官重审——这回来的可是提刑按察使司的人,我也惹不起!刚才我已经派人去衙门了,让他们赶紧撤案——”


听说他要撤案,白元良立马急了:“什么?撤案?这都到最后关头了,怎么能撤案?”


永宁侯见他如此不识大体,现在还在发白日梦,当即气得重重一拍桌子,破口大骂道“蠢货!人家有都察院做靠山,你又是个什么东西?!...

笑西风

第八十九章   锒铛难


白开吸取前人经验,不愿掺和进侯府的内部纷争中去,故而在翌日上午,十分坚定的向永宁侯请辞。永宁侯大为惊讶,自然是不肯轻易放他离去:“你不能走!你走了,我那庄子怎么办?银子都花出去了,总不能就这么一直空下去吧?”


白开看了他一眼,发现庄子里的丫鬟小厮在这位爵爷眼中全是空气,不由更加坚定了昨天夜里的推测,想这当主子的不问世事,终日高高在上,也难怪这样容易就被家里人合伙儿骗了。


“唉,惭愧呀……”他苦笑着微微低了头,非常真诚的表示歉意,并且胡编乱造:“爵爷别庄上的那一只鬼,积怨已久,迟迟不肯投胎...

笑西风

第八十八章  疑云

 

胡三娘四脚着地,灵活矫健的在荒野中跳跃疾驰,转抄那近路小道去走,最后终于是顺利追上了白开的马车。


气喘吁吁的钻进车厢,她收拢尾巴贴上肚皮,先是恢复了人形,然后便轻声低语的向白开禀告道:“大爷,东西送过去了。”


白开半坐半躺的依在板壁上,本是在闭目养神,这时便“嗯”了一声,又道:“等进了京畿,就不要再变成狐狸到处跑了。那里毕竟是天子脚下,皇亲国戚官员多,规矩也重,万一被人瞧见闹出了乱子,咱俩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胡三娘见他闭着眼睛,便也无所谓形象,从袖子里掏出手帕,痛痛快快的满头擦汗:“...

笑西风

第八十七章  启程

 

鹿苒被关了一天一夜。一开始她还力气大哭嚎啕,可在入夜之后,她因为少吃了一顿晚饭,腹中饥饿,眼球又干涩,嗓子也哑了,便渐渐安静下来。第二天早上,白开来看了她一次,问她认不认错。她倔头倔脑的,不肯服软。于是白开也不同她多啰嗦,转身就走了。


如此到了下午,马善初偷偷的来看她,隔着房门出言相劝,又向她絮絮的做保证,说绝对不是要把她送走。她不信白开,可马善初做出的保证,在她心里还是有分量的。马善初对她说尽好话,她一句一句的听在耳中,也感觉每一句话说的都挺有道理,的确是在为自己的未来做打算——最重要的是,她已经连着三顿没有吃饭,如...

笑西风

第八十六章   如释重负


白开穷追不舍的将江烁堵在了房里,险些没活撕了他。


“就差一点了!”他对着江烁大吼:“你要不在那个时候进来,我跟他现在已经和好了——你他妈的是不是见不得我好?非得看我灰头土脸的才痛快?啊?!”


江烁很识时务,绝不和气头上的白开抗衡,陪笑着安抚他道:“这叫什么话?我跟你又没有仇,干嘛非得跟你捣乱呢?我那也是无意啊……”


他将白开拉到桌前坐下,以赔礼的姿态给他倒茶:“来来来,喝口水消消气。”


白开端起茶杯一饮而尽,然后继续骂他:“你个害人精,就会坏我的事!...

©噗噜噜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