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手游戏

灵感来源贰花抓手梗

 

设定  刚转学的秦一恒X二年级江烁小天使

 

“妈我吃好了先走了!”江烁匆匆喝掉杯子里的牛奶拎起椅背上的书包跑到玄关换鞋。推开房门果然看到秦一恒已经靠在墙边等了一会儿了。

 

 

秦一恒是新搬来江烁家对面邻居的儿子,和他同龄,一个礼拜前办了转学手续正好转到江烁就读的小学。江烁是家里的独子,虽然在学校和同学处的都不错,但是回家以后也没个玩伴,自己一个人在家怪没意思的,现在对面住进来一个同龄人,更巧的是还正好插到自己班上,江烁兴奋地不得了,很快就和秦一恒交上了朋友,上下学都约了人家一起走。

 

“今天起床晚了点不好意思啊,小考复习好了吗?”

 

他们班主任有条挺变态的规矩,每个礼拜五放学前都会安排一次小测,大致是这个礼拜所学的内容,考的不好要留下来改完了才能走,而且周末作业还要多领一份加餐。江烁怕秦一恒刚转过来不知道,昨天特意嘱咐了他好久,根据他的观察秦一恒在学习上不是很上心,上课经常会走神或者在桌子底下摆弄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平时老师布置作业也多半是抄自己的,本来出于好心昨天还问他要不要晚上过去给他补个课什么的,毕竟这个年龄的孩子谁也不想放学留堂或是多做作业,结果秦一恒却说晚上还有别的事不太方便,江烁的一腔热情被浇了个彻底,剩下的路上都提不起说话的兴致。

 

 

原本担心江烁会因为昨天自己拒绝他的好意而生气,今天秦一恒特意比平常来江烁家门口等的时间早到了一点,肚子里正酝酿着说点什么好,看江烁开门后还是和以前一样笑盈盈地朝自己走过来,心里还真是松了一口气,对他摇了摇头然后就和往常一样和江烁一起朝学校走。

 

路上江烁偏着头看了半天也没从秦一恒脸上的表情猜出来刚才他摇头到底是想说没等太久还是没复习好。

 

秦一恒发现江烁一直往自己脸上看,就迟疑地开口道:“我脸上有脏东西?”

 

虽然只相处了一个多礼拜但是江烁还是看得出来其实秦一恒对学习不是很在乎,怕再提小测的事要惹他不开心,就赶紧摇了摇头否认,然后随便扯了个话头和他讲起来。

 

秦一恒本来还被江烁看的有点奇怪,不过很快注意力就被他后来讲的内容给带走了,江烁说话语调软软的,表情也特别丰富,讲到有意思的地方眼睛会笑的眯成一道弯,有一种很特别的感染力,他还从来没有过这么喜欢听一个人讲话。

 

一路上两个人说说笑笑地不知不觉就到学校了。

 

 

 

“这次周测大部分同学都答的很好,只是有部分同学还得加把劲努力努力,下面发卷子。”班主任胡老师简单总结了一下周测的情况,然后让把过关同学的卷子发下去,没过关的同志就得自己上讲台拿了。

 

试卷传下来以后江烁拿着卷子往斜后面看了一眼,看见秦一恒也拿到卷子了才放下心来,这时候就听前面的四眼在底下哀嚎:“死了死了,这次又要被老胡‘爱’的教育了!”

 

小测题量不多,但是题型都是一个礼拜的重点,当堂交当堂批下课前就能发下来。一下课就听四眼抱着卷子跟哭丧似的,出于同情江烁拍了拍四眼的肩膀安慰道:“多做几道题而已嘛。”

 

“我不是怕加题啊,江烁我跟你说……”四眼埋低了脑袋压着嗓子神秘兮兮地对江烁讲:“最近学校晚上闹鬼啊!”

 

“闹鬼?”

 

江烁被四眼神秘莫测的语气弄得神经也紧张起来,突然耳朵旁边被人吊着嗓子问了一句,吓得差点跳出来,偏过头一看,原来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站过来的秦一恒。

 

“啊呀小点声!”四眼拽了秦一恒一下示意他别那么大声,然后拉着两个人走到角落里,开口道:“前天我放学留下来打球忘了时间,等天快黑了才反应过来,为了赶在天黑透前好到家就抄近路走的植物园,然后啊…”说到这四眼抬起头小心地看了周围一圈,发现没人注意到他们三个才继续:“我抱着球没走两步,突然就听到一声异常诡异的声音,吓的我球差点掉地上,我状着胆子问了句谁,也没人应声。我以为是我听错了,站着又仔细听了一会儿,什么声儿也没,于是就打算继续往前走,结果刚迈开步子就又是一声儿!”

 

秦一恒听到这忍不住出声问了句:“你看到什么了没?”

 

四眼被秦一恒这么一问脸红了红,结结巴巴地说:“我、我哪还敢再呆啊,当时天都半黑了,吓得我拔腿就跑了。”

 

“不会吧…”

 

江烁看秦一恒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样子在那自言自语,就歪着脑袋问他:“什么不会?”

 

“啊…”秦一恒拿手在空中比划了那么两下,说了好几个生僻拗口的词,见两个人望着自己都一头雾水的样子,只好无奈地总结道:“总之就是我们学校的风水轻易不会留不干净的东西。”

 

这句话四眼和江烁都听明白了,四眼又好奇地问了句:“什么是不干净的东西?”

 

秦一恒被问的语塞,也不知道怎么开口跟他们解释,好在上课铃这时候响了,三个人只好先坐回位子。

 

这节是最后一课,讲台上班主任惯例在那老生常谈周末注意事项,秦一恒听着听着就对着窗子跑神儿了,突然胳膊上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低下头一看原来是个小纸团,拆开来发现上面写着:放学以后去植物园看看。

 

这两天抄江烁作业抄了不少,秦一恒一眼就看出来这是他丢的,想了想提笔在下面写了句回复,然后趁老胡转过身的时候朝前面丢过去。

 

 

 

左等右等下课铃终于响了,江烁火急火燎地收拾好书包然后就拉着秦一恒出教室,一口气拽着他跑到小花坛才停下来。秦一恒书包还没理好就被江烁拖出来了,跑了一路包里的东西没撒一地简直是万幸,他整理了下书包里被晃的搅在一起的东西,好在重要的都没少,就是有几本课本没装进去,不过他也懒得再回去拿了,到时候借江烁的用也一样。

 

“秦一恒,什么是不干净的东西啊?”匀顺气后江烁就迫不及待地开口追问秦一恒之前没来得及回答的那个问题。

 

秦一恒抿着嘴唇想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开口道:“就是一些意外滞留在阳间,会给活人带来麻烦的魂灵……”他也不知道怎么把握措辞才好,虽然据他观测这所学校风水上没有问题,但是也不能保证没有意外,毕竟自己现在能力有限,如果真的遇上棘手的污秽就不好办了,在这之前能吓一吓江烁让他别过去也好,但是与此同时他也不想江烁因为自己知道这些东西而害怕疏远自己,说着说着声音就小下去。

 

江烁听了眨了眨眼睛接着问秦一恒:“这些东西长什么样?”

 

“这个不一定,一般人也看不见它们。”

 

“哦”江烁扯了扯书包带子,犹豫地开口道:“那些东西很可怕么?”

 

“我会保护你的。”

 

没有任何迟疑这句话就从嘴巴里冒了出了,秦一恒自己都被吓了一跳,不过看见江烁又高高兴兴起来的样子,剩下的话就没说出口。

 

 

两个人在小花坛玩了一会翻花绳,等其他学生都走的差不多了,秦一恒把红绳子收起来,和江烁一起往植物园走。

 

 

他们学校的植物园听起来挺气派,其实就是一片特殊的绿化区,里面的植物都是学生亲手种的,主要是用于写观察日记和自然课上用,不过因为这所小学年代挺久的,很多届以前的学生当时种下的各种树苗现在都长大了,远远看过去还真的有点像专门的百科植物园。

 

秦一恒和江烁到那的时候先绕着植物园的边缘边走边看了一圈,两个人都没发现有什么异常的地方,秦一恒想了一下跟江烁说大概得等天黑下来才行,于是他们俩就到花架子后面藏着等天黑,花架子上面爬满各种各样的藤科植物,一点缝隙都没有,就像一架巨大的绿色屏风。

 

他们一起窝在花架子后面等了好久,等着等江烁就没了耐心,蹲下去抠挂在架子上植物的茎,抠了一会儿大概是觉得没意思,拍拍灰又站起来玩秦一恒褂子上的扣子,估计是发现这种扣坨挺有意思,专心致志地剥了好一会儿,秦一恒胸口的扣子都快被他给剥散了。秦一恒实在是被江烁折腾的受不了了,把他的手从衣服上拍下去,示意他安静点。江烁撇撇嘴老实了一小会儿,就又去和秦一恒咬耳朵说:“咱们玩打手心的游戏吧?!”秦一恒彻底拿江烁没办法,只好答应了。“那我来抓!”江烁一脸兴奋的把手伸出来:“1、2、3开始!咦?你怎么不躲啊?”

 

秦一恒一只手握着江烁,一只手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然后朝架子外面指了指,江烁站在架子最里面视野很窄,被秦一恒挡着偏头望了半天头也没看见外面到底有什么东西,只听到草丛里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像是有什么东西走过来了。江烁急忙去拽秦一恒的下摆示意他蹲低点,不过秦一恒背对着他没明白江烁是什么意思,还背着江烁摆了摆手让他别乱动。

 

江烁气结,不过也没敢再乱动,只好竖着耳朵听架子外面的动静。草丛里悉悉索索的声音持续了一会儿就停了,江烁又吊着耳朵听了一会儿,正纳闷怎么没声儿了,突然就是一声怪叫传过来,听得他浑身汗毛直立,接着这种像是婴儿夜啼一样的怪声一阵儿一阵儿的传过来,持续了大约三分钟,江烁听久了紧张感稍微去了一点,这才发现自己都把秦一恒的手给攥白了,赶紧把手给松开。秦一恒回头看了看他,脸上的表情有点怪异,突然外面又是一声惨叫,这次可比刚才的声音要凄厉的多了,江烁的好奇心被吊到极致,也不管危险不危险的了,就把头从秦一恒胳膊底下钻过去往外看。

 

“诶,猫咪打架?”

 

江烁终于看清楚外面是什么情况了,原来是一只黑猫趴在一只虎斑猫身上,好像是在咬下面那只猫的脖子?

 

“虎斑猫好可怜啊,都被黑猫咬的惨叫成这样了。”江烁一脸同情的仰着脑袋对秦一恒说。

 

秦一恒眉毛抽了抽,没答话,心里想着他们小区养狗倒是不少,猫确实没见着几次,估计是被这些狗给撵的不敢过来,怪不得江烁不知道这是在干嘛。

 

两个人又猫着腰看了一会儿,秦一恒看天也半黑了就拍了拍江烁示意可以回家了,江烁把脑袋从秦一恒胳膊底下抽回来一脸悻悻然地说:“什么闹鬼嘛,四眼真大惊小怪。”

 

 

FIN

 

 


评论(2)
热度(24)
©噗噜噜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