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火罐 02

系里的答辩上个月末就结束了,反正干等是等,湿等也是等,有得蹲学校里无所事事还不如大伙出去玩一把。

 

这想法在班级群里初冒头下面就是一片迎合之势,丁点儿反对音都没有,经过几番激烈讨论终于赶在十二点前敲定地点,倒是今日事今日毕,几天下来就连最严重的拖延症患者都被毕业论文逼成了急性子。

 

目的地定在广西罗华山,班里包了大巴,两天后出发。

 

袁阮在距离出发不到四小时的时候终于拉动江烁,急行军般杀到市区的户外用品店扫荡一干吃穿用度,拧巴拧巴团进江烁后背的登山包里,而后又马不停蹄的招了辆黑车一路闯红灯赶回校门口集合。

 

这一通搞得江烁那颗本就濒临破碎的心愈发雪上加霜,就袁阮刚才那指点江山的架势,导购小姐嘴都笑豁了。

 

总算没遇上堵车,等他们二人赶回校门口的时候竟然还比预定时间早了一刻钟。

 

袁阮把磨磨唧唧的江烁从车上拖下来,牵宠物一样遛着穿梭在三五分群的大小团体里打照面。江烁发现这次活动内容貌似挺丰富的,还有人带了烧烤用的架子。

 

“喲,这不是袁小朋友嘛!”

 

在江烁和袁阮都没注意的时候,一个人影不知道从哪个角落跳出来,长臂一揽勾在袁阮脖子上,压的袁阮往前冲了一个趔趄。

 

“你怎么在这?”袁阮像是很惊讶的样子。

 

那人不答反问,下巴朝对面点了点:“这就是江烁?”

 

江烁见这人举止流里流气地,皱着眉头在脑子里过了好几遍也没找出这号人来,索性也不理他,偏头对旁边的袁阮道:“咱们班有这人?”

 

“哈哈哈…”那人听江烁这么刺儿也不生气,反倒是笑了好几下:“你不认识我,但我可认识你。”

 

这话让江烁牙更疼了,他平生最烦卖关子,而且现在唯一一个容忍名额也已经划掉了。

 

眼见着气氛越来越尴尬,袁阮顶着一头还没来得及散掉的热汗隔开挂在自己上的程咬金,张口给江烁作介绍:“这是白开,学生会的纪检部长。”

 

江烁挑着眉毛打量眼前这位从来没见过的部长,仔细一瞧还真符合这身份,黑的跟包青天亲戚似得。

 

“这回是我们班内部搞活动,跟学生会没啥关系吧?”袁阮习惯性的偏头往肩膀上擦了把汗,对于白开为什么会在这出现,他倒也挺好奇的。

 

“NONONO”白开摸着下巴晃了晃脑袋,“我这是受上头所托前来~”他另一只手点着散在大巴周围的人群绕了半圈,最后指向江烁停住:“督查你们。”

 

江烁看他像是意有所指的样子,于是朝袁阮使了个颜色,两个人一唱一和的寻了个借口躲到一旁。

 

“这人什么来头?我怎么瞧着怎么不正常。”

 

“呃,”袁阮开头结巴了两下,“人确实是学生会里面的,不过平时不怎么露面,我也只是聚餐的时候见过他几次。”

 

宅男部长?江烁好看的眉毛拧到一块儿去,但又很打消这个想法,就刚才来看那人可跟宅男属性丁点儿不沾边。

 

袁阮右手三根指头捻着胸口那块布抖落,眼珠子转了转,说:“可能是学校不放心咱们这种班级单位的活动安全吧,这不是刚答辩完嘛,怕万一玩疯了出什么事儿,到时候不好交代。”

 

这么解释倒也有几分道理,江烁借着袁阮的掩护瞄了白开几眼,发现那人已经凑到隔壁堆里聊开了,完全没在意他们俩这边的小动作。

 

转眼就到了约定的时间,原本三五成群的同学陆陆续续上车,这是班里第一次组织旅行人全到齐,班长特意挑了辆大的,座位管够,多出的来放包。晕车的早就自觉挑了靠前的座位,而几个猴儿性的男生则占了最后一连排打扑克。江烁上来后扫了眼行李架,发现上面堆满了蓝色防水布包裹的什么,伸手拨了几下,原来是帐篷。

 

见多出来的座位还有好几个,江烁和袁阮就前后挨着各占了两排,靠窗坐人靠过道的放包。

 

人坐定后江烁就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开始打游戏,这一趟得开七八个小时,前前后后总得找点事来消磨时间。

 

一局才刚开始,一道硕大的阴影就从旁边压了过来。江烁按了暂停转头,没想到竟然是咱们的纪检白青天。

 

白开问也不问江烁,自说自话提了江烁的登山包往后头一挪,然后把自己的塞到座位底下,就这么面不改色的顶着江烁投射而来的灼灼目光紧挨着坐了下来。

 

江烁瞪了半天,发现根本就是对牛弹琴,要么是这人完全看不懂脸色,要么就是脸皮厚出风格了。

 

“喲,玩游戏呢?”白开把脑袋凑过去:“你这儿选的不对,该用猫草。”

 

江烁没理他,往窗边靠了靠,继续玩。

 

“种忧郁菇撒…诶呀…诶呀呀呀…”

 

“别他妈种窝瓜了,赶紧铲了补向日葵……”

 

“唉,早跟你说一开始选的不对,瞧这被啃的……”

 

江烁怒关游戏,一记闷拳砸在海绵扶手上:“闭嘴!”

 

这下把前面塞着耳机的袁阮都惊着了,拔了耳塞扭头看过来。

 

“听歌听歌”白开捏了袁阮脱下来的耳塞给主人塞回去,然后双手按着他的耳朵把人脖子反扭九十度:“大人的事小孩儿别管昂。”

 

袁阮也没多说,只是没几秒江烁手机震了震,低头一看可不是前排发过来的:

 

「要不跟我换个位置?」

 

江烁犹豫了会儿,还是回了句不用。就刚才来看,要是他换过去,说不定白开还真有脸再跟着往前挪。

 

很快新信息的提示音又响起:

 

「那你装睡吧,犯不着跟他一般见识。」

 

江烁嘴角翘了翘,这招非暴力不合作还真是完全符合袁阮一向的行事风格。

 

“喲,和谁发短信呢,笑这么开心?”

 

江烁锁了屏幕,深吸一口气,乜斜着白开,问:“你哪个系的?”

 

现在他可以肯定,这位纪检部长,是奔着自己来的。

TBC

评论
热度(12)
©噗噜噜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