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火罐03

白开愣了一下,而后便笑了,并且笑得还挺夸张,像是听到什么极其滑稽的事情一样,好在现在整车都闹哄哄的,倒也没人注意到他们这边。

 

他足足笑了快五分钟,江烁也就冷冷看了他五分钟。

 

“……”

 

他前半句声音很低,被车厢里的喧闹湮没听不真切,江烁忍不住凑近了些。

 

“我说你从上车前就板着张脸,游山赏水挺乐呵一事儿,干嘛副死了娘的样子!”

 

白开猛然抬头,江烁被他惊了一跳,身体还没反应过来肩膀就被揽住了。

 

“生老病死殇离别,哥们儿,该看开的还是得看开些。”他边说边拍江烁肩膀,搞得两个人好像熟的不得了的样子。

 

江烁给他拍的生疼,这人看着瘦精精的,娘的下手居然这么重!要不是他嘴里刚才那番话,江烁简直要怀疑这人是不是自己仇家特意弄来给自己找晦气的。

 

他神色不善的从白开臂弯里挣开,道:“我的事轮不到你管。”

 

这句话他说的很冲,脸上也故意调副成不屑一顾的欠抽样,为的就是激怒白开。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江烁自认为在系里尚算是个默默无闻的,平白无故冒出这么一位戳鼻子戳眼的针对自己,没有阴谋才有鬼。刚才那么一下就是脾气好的都得火,这样就算是诈不出点内幕,最差也能让这位爷离自己远点,谁高兴没事找事的给自己添堵啊。

 

只是没想到,这位爷就跟选择性耳聋似得,眉头动都没动,照样跟江烁嘻嘻哈哈,倒是江烁差点沉不住气,脸上表情变了好几变,好不容易才把心里头那股火压下去,三句对俩字的接起话来。

 

说起来白开也挺郁闷,自己还真没啥恶意来着,要非说有什么,那也是好奇。

 

他是真好奇,究竟是怎样一个人物,居然能让秦家二爷一改常态,特意郑而重之的把自己从外头拉回来千叮万嘱,那架势,整的都赶上临终托孤了。

 

这回可算被坑惨咯哟,白开替自己在心里默默拘了把同情泪,要按秦一恒定下的指标来,那根据劳动法他可得拿上四五份工资才算合理。

 

他当然看得出江烁不耐烦,但却又实在停不下来。

 

奇怪,太他妈奇怪了。

 

不是说江烁这个人有什么别具一格的,却是他太普通,太平常了,于是便反而叫人惊奇。

 

江烁不清楚秦一恒的背景,可白开是清楚的。照他的条件,什么样的没见过,什么样的不能有,怎么就偏偏看上他了呢。

 

就白开自己从资料上看,江烁浑身上下挑不出几个优点,缺点倒是一抓一大把,他相信自己的判断,当然这点也从此次正面接触上得到了印证:情绪化,易冲动,思维幼稚,主观意识太强,身体素质也不行。要说优点的话,大概也就是长的还可以。但也只是还可以了,比他更好的海了去了。总体来说,瑜不掩瑕。

 

综合各项判定,白开得出的结论是:这家伙是个缺心眼。

 

江烁本着伸手不打笑脸人的原则和白开“聊”了几句,没成想阴谋阳谋的没套出来,自己那点家底倒是抖落个大半,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为时晚矣,人家想问的问了,想知道的也都差不多知道了,最后微微一笑,困了,睡觉。

 

江烁现在有点不大好了,准确来说是原本就不大好,而现在则是大不好,甚至让他油然而生一种手撕鬼子的情怀。

 

他们午后出发,车子开了一个多钟头,刚上车那股激动劲儿也都散的差不多了,车厢内逐渐安静下来,唯剩后排那几个牌友仍战斗在第一线,偶尔传来几声扑克翻洗的扑棱声。江烁原是化悲愤为斗志,又掏了手机与僵尸激战,不过打了五六局也没过。第二版的植物大战僵尸虽然是免费游戏,不过免费手游的潜规则大家都懂,花钱买道具你就输了,江烁之前也在网上看到过不少评论,说宝开这次学聪明了,不仅加大了难度,而且大陆版的道具收费也要比其他地区高,所以自上市后除去头两天,这款游戏星评比上个版本低了很多。不过这些风评反而引起了江烁的兴趣,说实话,塔防并不是他的最爱,不过他喜欢挑战。

 

越是那些别人难以近身的,说不可能的,总半途而废的,就越是吸引他。于物如此,于人亦然。

 

如果放在从前,江烁一定会兴致勃勃的接着打下去,哪怕再失败百次千次。但是现在……至少在今天,他感到精疲力竭。

 

许是阳光太暖了吧,江烁斜倚着靠背,窗外太阳不偏不倚的挂着,正不遗余力的将热度从亿万星河之外送至这颗蓝色星球,他贴掌触上玻璃,即使隔了一层,也能感受到灼灼的热度。

 

地球另一端的阳光也是如此吗?

 

蓦的,他自嘲的笑笑,真是蠢了,南半球正值隆冬呢。

 

也是,一样的努力,但有些地方总是暖不到的。

 

他回转过头,见白开被阳光刺的翻了个面。

 

鬼使神差的,他又解开屏幕,点进游戏,在这一局的开头换了两张卡片。

 

江烁是被吵醒的,睁眼发现车厢里光线暗了许多便抬手看表,这一动才惊觉胸口盖了件衣服,白色的长袖防晒衣,看尺寸不像是女生的。

 

他见旁边座位上空着,就凑过头叫袁阮。

 

“嗯?啊……”袁阮也是才睡醒,眼睛迷迷蒙蒙的还罩着层雾:“到哪了?”

 

问题还没抛出去就被丢回来,江烁无奈撇嘴,亲力亲为的点开谷歌地图查了查,已经入广西境内了。

 

这时第二排的班长立起转身对车厢里说:“马上前面有个加油站,要解决个人问题的抓紧啊,一刻钟后重新出发,在下一个服务区吃晚饭,这样大概十点多能到东兴住下,第二天早上上山。大家没意见吧?”

 

对于大学生而言十点算不上太晚,底下除了个别娇气的女生嘀咕了两句,大多没什么意见,于是按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行程就这么定了下来。

TBC

评论(3)
热度(11)
©噗噜噜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