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火罐04

江烁本来是想下去抽支烟的,结果闻了周围那股子汽油味才反应过来,只好转手把刚从兜里掏出来的烟盒再原封不动的放回去。

 

“吃不?”这时候袁阮从加油站旁边的便利店里出来,捏着手中另外一个包装完整的菠萝包,边嚼边锤发呆的江烁。

 

于是这块甜不啦叽的发酵面粉团目前就成了嘴巴淡出个鸟的江烁的唯一选择。

 

俩人杵墙根边,一人捧了块面包吧唧,一眼望过去还真颇具农民工子弟的风骨。

 

江烁咬了两口直皱眉头,嫌它粘牙。

 

袁阮看他龇牙咧嘴的,心道果然啥不好牙不能不好,瞧这罪遭的。

 

“拔了牙舒坦了?你怎么不把盲肠也一起切了。”

 

不提这事儿还好,一提江烁脸又黑了,提着包装袋把剩下的抖回去塞到袁阮怀里,拍拍手回车上去了。

 

“唉!!你不吃啦?!”

 

“你爱吃你吃!”江烁头也不回的吼。

 

袁阮耸耸肩,两三口解决掉手里的,然后开了江烁那只继续。啃的正美呢,肩膀上突然被一拍:“嘿,吃独食呢!”

 

“咳咳咳…”脸红脖子粗的锤好几下胸口才算把喉咙里的顺下去,光听声音袁阮就知道是谁,他气急败坏的骂过去:“日你个蛋!什么时候躲我后背去的?人吓人吓死人不知道啊!”

 

“刚下来,”白开看他脸涨的通红,便安慰性的给他拍了两下背,装作若无其事的问:“江烁牙坏啦?”

 

袁阮没好气的扭了两下,说:“坏屁坏,我看是脑子坏了。人面前装那叫一个云淡风轻,私底下变着法儿的自虐,死要面子活受罪!”

 

“哦,”白开了然地点点头:“失恋。”

 

坏了,袁阮悔的想抽自己一大嘴巴,江烁虽然没跟他说过得替自己保守和秦一恒分手这事儿,但多半也是不想传出去的,这下可给他说漏嘴咯。

 

于是他赶紧抹干净嘴巴,咧出张极尽谄媚的笑来:“哪儿能啊,没有的事~”

 

白开一见他这样就笑了:“行了我又不往外头说,瞎紧张什么。”完后若有所思的朝车窗那瞥了一眼,又回头戳了戳袁阮鼓囊囊的腮帮:“正经饭不吃,净吃这些乱七八糟的。”

 

袁阮得了答复心里石头落地,又安安心心启开手里的包装纸啃起来。

 

白开看他嘴巴鼓的跟松鼠似得,心里也好奇,夺了袁阮手里剩下的,半疑惑半调笑地问他:“这面包蛋糕的就这么好吃啊?你也不嫌腻的慌?”

 

他回想起上次部门聚餐的事来,也不知道怎么就这么赶巧,每次还都碰上手头清闲的时候。本来他来上大学也就是图个乐,还有就是受了点秦一恒的影响。想着外头殚精竭虑勾心斗角的累烦了,过来看两天草莓味的女大学生调剂调剂。就说这什么狗屁部长吧,开始也就是为了泡妹子方便才去报的,没想到这一来二去还真给当上了。也是后来才知道怎么回事,合着纪检就是个吃力不讨好的,报名的本来就寥寥无几,像他这种随便露一手就够的自然是正中上榜了。

 

头次学生会组织这种活动的时候是在大一,不过遇见袁阮的时候是在大二,准确来说也不是遇见,就是瞧见有这么一号人,存了个印象。

 

他这个纪委因为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管事不多,和其他部门没什么利益冲突,自然要比上届毕业的那个受欢迎。席间跑来扯皮灌酒的不少,其中那点伎俩在他这儿连小儿科都排不上,不过本着借酒好办事的理儿,也就顺势喝了两杯,不过当他晃悠了一圈也没瞧见合眼的后就没耐心陪了,随便扯了借口个就往外围走。

 

那段时间他刚处理掉堂子底下一个反水的,事是平了,不过后头还跟着一大摊子,该留该去的没一样省心,老爷子年纪大了,小事全丢,大事也放了大半,整天闲在家养花斗鸟,全让他一个人在外头累死累活。烦是烦,但也就只能由他在心里玩笑两句:果然不是亲生的,瞧瞧这狠心劲儿。

 

有的时候他还真挺嫉妒秦一恒的,在自己忙的狗都不如的时候还能有空谈恋爱,说出来简直是天理难容。

 

就在他把玩着酒杯思忖接下来先拿哪个倒霉蛋开刀的时候,袁阮就那么从他面前过去了。

 

倒不是说他有多惹眼,而是这人一回过完没几分钟又来一回,半小时不到都往返五趟了。白开什么人呐,放平时别说是人了,就是只耗子打跟前过去也能一眼瞧出对不对来。很快的他就察觉出不对劲来了,边是正了心神默默反省不该因为在学校里就放松警惕,边是按兵不动的看对面究竟要耍什么花招。

 

别看他姿势好像没怎么变,仍旧慵慵懒懒的依在窗台上,但只要有什么变故,一秒钟都不要,人就可以离开脚下这块地十米远接着再根据判断采取相应措施。

 

就这么不动声色的立了将近二十分钟,最后给白开气的呀,这什么人啊,开始还以为他老往自助台那走是要做什么手脚,正想着怎么有这么蠢的,来来回回弄出这么大动作,后来才发觉完全是自己多想了,人家真就是奔吃的去的,回回空盘子来满盘子返,而且别的不拿,就他妈挑盘里那些糕糕点点的。

 

为了维持这个姿态人体肌肉是要承受很大负荷的,白开今儿平白无故为了个吃货遭这么一回累当然得不爽了。

 

他不爽别人也别想爽了。

 

于是白开放下酒杯走过去,从底下抽了个盘儿,在袁阮再一次过来的时候,先下手把人家看中的一块黑森林给劫了。

 

快到手的食儿飞了,这事搁吃货眼里那可是重大事故,更何况是自己最喜欢的东西,当下袁阮脸上就不高兴了,但也没说什么,手上一拐,就要去夹旁边的芒果慕斯。

 

对家不高兴白开就高兴了,而且想着还可以再高兴点,于是一不做二不休,又挤着人肩膀把隔壁一块也抢了。

 

这下袁阮忍不住了,转头狠狠瞪了白开一眼,那眼神,跟现在一模一样的,眼珠子里都往外飞刀子了。

 

“你管我,面包给我!”

 

TBC


评论(2)
热度(14)
©噗噜噜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