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火罐 12

江烁现在没法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他整个人正处于极大的震撼之中。怪不得,怪不得秦一恒之前一直对自己的家庭讳莫如深,在自己面前从来不主动谈及家里面的事,就算是偶尔提起,也都是含含糊糊的三言两语带过。在他们刚刚交往的时候,江烁曾经问过他两次,见他总是言辞闪烁,还当是他跟家里面关系不合,毕竟现在社会大多数家庭在儿女性向方面,态度仍然是相当保守的,于是秦一恒不说,江烁便也就不问了。

 

只是他没想到,秦一恒不肯言明的内情,居然会是这样。

 

他也没想到,秦一恒当初送给自己的铜钱,里面还包含着这么一层意思。

 

那个混蛋只跟他说,这个是辟邪压秽保平安的。

 

江烁的鼻子一阵发酸。

 

妈的,管你家是卖枪卖炮还是卖豆干,只要你是秦一恒,老子就敢喜欢你!

 

“好了,说的老子口都干了,你到底怎么说,赶紧给个话吧。”

 

“我告诉你,”江烁把字从牙缝里吐出来:“但是你必须先告诉我这次秦一恒离开的原因。”

 

白开听罢长叹一声,道:“我这都白告诉你这么多了,你还好意跟我讨价还价,都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就做生意的黑心程度上,你跟秦一恒果然是门当户对了。”

 

江烁本来青白的脸上,霎时又蒙上一层红。

 

白开侧着脑袋嘿嘿地笑,直到把人看的浑身不自在起来,这才再度开口:“具体的我不能跟你多说,你也别费心思从我这撬,这是秦一恒嘱咐的,你不想卖朋友,我也不想,不过凡事总还是有商有量的才好解决,我在这给你‘随便’讲一点儿,你也就‘随便’听一听,到时候秦一恒问起来你可千万别把我抖出去。”

 

江烁闻言也正色起来,他找了块石头在白开斜对面坐下,点头示意自己准备好洗耳恭听了。

 

白开这次也不再故弄玄虚,甚至连神色也罕见的正经起来。

 

“秦一恒这次跑路当然不是真的去念书,这点想必你多半已经猜到了,他这次出去,主要目的有两个,一个是救人,一个,是报仇。”

 

“秦一恒的父母,是在半个月前去世的,是的,非正常死亡。而在此之前,秦家的生意就已经出现了问题,而自秦家现任当家,也就是秦一恒的父亲去世后,事态更是在朝越来越严峻的方向发展。现在的秦家只剩下秦老爷子跟秦一恒两个,其中一个是年过半百的老头,一个是一直游离在家族生意之外的小少爷,说是危急存亡,也并不为过。”

 

“要说秦家生意上的事,就不得不提一提他们的对家。他们两家之间的矛盾可以说是积怨已久,要完全讲清楚太费时间,我也就往最简单里给你说一说。秦家的对家姓万,现任当家叫万锦荣,俩家人干的都是走私,不过一个是卖军火,一个是卖毒品。而秦一恒父母的死,以及他们家生意出现的问题,全部都是拜他所赐。秦一恒这次出国,原本按他爷爷的计划是弃车保帅,不过这孙子不听话,半路改道儿了,要玩釜底抽薪。”

 

说到这白开突然停了下来,江烁不解的望过去,却听他悠悠转口,道:“我这都给你抖了这么多了,你是不是也差不多该回报回报我奉献出来的口水啊?”

 

江烁点点头,白开的态度已经足够诚恳,自己也不适合再一言不发,他想了想,问:“你想知道点什么?”

 

白开满意的露出一个笑,搓着手指头,问他:

 

“袁阮在家里,跟哪个亲戚关系最好?”

 

江烁垂目思索了会儿,据他所知,袁阮家里亲戚还真挺多的,逢年过节的每次都是急匆匆赶回去,迟迟才归返,只是白开这话问的稀奇,本来还以为他想打听点袁阮的兴趣爱好个人私密之类,怎么开口却问这个?就是想走爱屋及乌的路数,那也该问袁阮他爸他妈啊。

 

事出反常必有妖,江烁留了个心眼,道:“袁阮家亲戚多,具体跟哪个关系最好我也说不上来,不过他提的比较多的,好像是他一个叔叔。”

 

袁阮他爸一共有两个兄弟,江烁故意把话往模糊里说,既不能算错,也不能算对,剩下的就看白开想干嘛了。

 

只是他没想到,白开听了自己的话后,脸上的表情像是并不十分在意确切答案,而是接着又问了一个前后无关的问题。

 

“袁阮有没有跟你说过,他是为什么不想毕业以后去家里公司帮忙?”

 

听到这个,江烁反而松了一口气,反正答案他是真不知道,于是便直道不甚清楚,兴许是人家志不于此呢,从他那脾性多少也能猜出个大概了,怎么看也不像能坐办公室的霸道总裁。

 

不过这回白开却是不怎么满意,从江烁话头落下后眉宇就一直拧皱着,那劳心操力的表情,不知道的还指不定以为他才是袁阮老爹呢。

 

“你操心这个干嘛?”江烁疑惑不解地看着他:“我猜你也不是什么平头百姓吧,还至于图他那点继承产?”

 

白开苦笑一声,道:“我当然是不图,可架不住秦一恒图啊。”

 

“你说什么?!”江烁显然是没法接受他这个答复。

 

“你先别跟我急,”白开被江烁炸的往后缩了一下:“你家秦一恒可没三心二意啊,真没有!”

 

面对江烁那一张几乎可以吃人的表情,白开这回很明智地选择了主动交代:“其实秦一恒也没真想要袁阮什么东西,不过要帮上他的忙,或者说是保住秦家,就必须从袁阮这入手。”

 

江烁的脸色仍然不怎么好看:“所以说,你接近袁阮,其实是因为……”

 

“哎呀有些事别说出来嘛,”白开夸张的摆起手打断他:“搞的人家怪不好意思的。”

 

这回江烁是彻底被白开的厚脸皮打败了,做人无耻到这份上也挺不容易。

 

白开转头撩了撩头发,语调轻淡:“你也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做事哪有不付出代价的,我的确不是什么好人,但袁阮手上的东西关乎秦一恒的性命,难道你希望他死?”

 

江烁盯着他看了许久,才皱眉道:“你说半天,袁阮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这么要紧?”

 

问到这个,白开也是无奈的叹了口气:“袁家做的是制药,这个我想你一定知道,但是你知不道,他们家也替万家制毒?”

 

白开看江烁整个人像是被这接二连三的事情打击的不轻,之前还能说上两句,而这次则是彻底连话都说不出来,只剩下微张着嘴巴发懵了。

 

“万家之所以做的这么大,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自己不涉及制毒的过程,除了原材料这一块是确确实实落在自己手里,其他的提炼,成品,销贩,全部都是通过和第三方的合作完成,所以你别看新闻上面报的什么哪里哪里又捣毁了制毒窝点,哪里哪里又抓获一帮毒贩子,这些事就算发生了,也根本动不到万家头上,倒霉的全是下家。”

 

“我现在只能说,袁家这条线很重要,非常重要,秦一恒能不能成功,能不能…活着回来,就看袁阮这个变数能做到哪一步了。”

TBC

评论
热度(7)
©噗噜噜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