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火罐 13

空中横亘着一段压抑的沉默,江烁好不容易才将这些混杂的信息消化完毕,怀里紧接着又被抛进一个烫手山芋。

 

“江烁,你得帮秦一恒。”

 

这他娘不是废话嘛。

 

帮,当然得帮。

 

可是这忙帮起来,最后就得落个里外不是人的境地,手心手背都是肉,你叫他怎么选?

 

这时候江烁不禁开始羡慕起白开的厚脸皮来,要是他下限能跟白开一样低,那反而倒是省心了。

 

“人各有命啊,”白开起身掸了掸裤子:“你首先得跟自己过得去,然后才能让别人在你这过去。”

 

江烁难得听他冒出来一句画风如此不同的禅机偈语,一时间竟有些反应不过来。直到白开的手落到自己肩上拍了拍,方才大梦初醒一般。

 

回去的路上两个人都沉默着,当他重返营地后,不过半晌功夫,再看眼前这片与之前无二的熙攘人群,却由衷生出一股物是人非的惆怅。

 

江烁从人群中找到袁阮时,对方正蹲在那研究白开的那口鱼缸,远远望过去里面好像有什么活物在动,之前他们俩回来的时候自己正心事重重,也没细看,可这会儿江烁有心上前,但却又迈不开步了。

 

白开看了他一眼,似是轻描淡写,又似别有深意,只是一转瞬的功夫,便又恢复成原来的样子往袁阮那儿去了。

 

袁阮正看着呢,身边忽然就站了个人,转脸一瞧才发觉白开正如同刚才神秘消失一样又莫名出现了。

 

他捂住胸口做了个西子捧心的动作,遗憾道:“我还当你丢下你这群蝈蝈儿子拉着江烁私奔去了呢,怎么着又回来了?”

 

“喂,小朋友你怎么说话呢,”白开把手按在他后脑勺上推了一把:“我他妈哪里像抛弃妻子的人了!”

 

袁阮抬手拨了拨被他弄乱的头发,像是没听出别的意思,随手从地上找了根草杆往塑料缸天窗里戳:“你这蝈蝈抓回来什么也不喂啊?别还没拎回去半路上就全嗝屁了。”

 

“开玩笑,”白开也一起蹲下来,对着其中一只贴边的敲了敲,道:“老子玩这东西的时候你还在喝奶呢。”

 

“是嘛。”袁阮笑了一声,声音淡淡的。他收回那根逗的小东西上蹿下跳的草杆儿绕着指头转,枯黄的一小条很快就被捻散了。

 

白开有点儿诧异,正常情况下就他刚才那么说袁阮应该是迫不及待地反驳了才对,现在这反应……正当他酝酿着再说点什么的时候,却听袁阮又没事人一样问了句:

 

“你小时候都在外面玩这个?”

 

白开侧头看他,没发现表情有什么不对的,心道可不能跟江烁再多呆了,娘的矫情也会传染。

 

“不止啊,其实不是遇上特殊情况也是不会去抓这些蝈蝈蛐蛐的。”

 

“那什么情况算特殊?”

 

“譬如老头子扬言要揍我的时候。”

 

袁阮噗嗤一下笑出来,干净澄澈的圆眼睛里霎时迸出璀星般的光,金色的夕阳打在他的脸上,动人而又温暖。

 

白开觉得有什么东西击落进胸腔,敲打着里面那层硬壳发出咚的一声,不响,但很清晰,是从来没有过的经历,陌生的同时又给人带来无故的期待。

 

“你跟你爷爷…”袁阮迟疑了一下,见白开对这个称呼未表异议,便放心继续道:“你跟你爷爷看起来感情很好啊。”

 

“呃…”白开扭头搓了搓鼻子:“还行吧,你呢?”

 

语落他又忍不住内心懊恼起来,这智商还掉个没完了,就对面那呆萌样儿简直是多此一问。

 

“我……”袁阮把头低下去发出几个模糊的音节,眼睛转了几转,乱七八糟地接了句:“我饿了!”说完也不理白开,转身站起来扫了几圈,找到目标后径直往江烁那儿奔去了。

 

白开朝着那地上被拉长了的影子眯了眯眼,决定点支烟敲一敲下线的智商。

 

袁阮朝自己面门这儿冲过来的时候江烁正躲在人群里天人交战,看着对面那宛若雷霆的步伐,江烁这贼还没作成心就开始虚了。

 

“袁阮…”

“江烁!”

 

两个人面面相觑了几秒,到底还是终将尴尬化于一笑。

 

“凑这儿干嘛呢?”袁阮手臂一勾搭在他肩膀上,左右看了两圈没找到什么有意思的,回头转向江烁时是一脸的不解。

 

“没什么,刚讨论下来今晚就在这露营,明天早上再一起上山顶看日出。”

 

袁阮应声点头,脚下刨着地,没话找话地问:“你们俩刚跑哪儿去了?”

 

江烁也跟着一起刨:“拐弯撒了个尿。”

 

袁阮力道一个没把握好,石子儿蹦出去砸到前面一个女生的小腿上。

 

趁人家还没转过来,袁阮赶紧拉着江烁遁到隔壁去,如果说女儿是妈妈的小棉袄,那前面那位至少也是件军大衣了。

 

江烁掩着嘴笑,结果肩膀挨了袁阮一下。

 

“笑笑笑!”袁阮黑着脸质问他:“老子四年还没跟你一个坑撒过尿呢,你倒好,转眼又有相好啊?!”

 

江烁这回不笑了:“瞎说什么呢。”

 

袁阮本来话才讲到一半,剩下的又硬生生被江烁的表情给憋了回去。

 

“呃…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你……”

 

他被江烁看的着急上火,就差没抓耳挠腮了。

 

在这段难熬的一分零不知道多少秒里,袁阮已经在脑内构想出不下二十种割袍断义的方式,而现在他更祈祷的是江烁能看在同窗四年的份上,先别跟他讨从上学期欠到现在还没还的那三百三十六块零八毛钱。

 

“这就吓到了?”江烁看着他,忽然又缓缓地笑了,嘴角上勾,带着点包容和无奈:“就你这样嘴上没个把门的,以后毕业了得吃多少亏。”

 

袁阮收着下巴,没敢吱声。

 

“不过还好你们家自己有公司,也省的以后我还得隔三差五的接济你。”

 

江烁看他还是只撅着嘴巴不说话,想了想,又道:“我知道你肯定不爱听这些,不过眼看着大家也都要各奔东西了,我也是想,如果可以的话,有现成的条件还是用一用吧,现在社会就是这个样子,何必舍近求远呢。”

 

“我只是希望,大家都能够好好的。”

 

 

TBC


评论(2)
热度(16)
©噗噜噜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