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

“这你儿子?”

 

白开左手握在男人宽大的掌心里,抬起下巴打量这个四合院的主人。

 

那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上身穿着一件松松垮垮的白色老头衫,轮廓简单干净,只是眼窝底下铺着一层淡淡的青色,像是熬了一夜还没睡醒的样子。

 

“路上捡的。”男人一点也不嫌弃地把手放在白开油腻腻的头顶上,把翘着的两捋头发压下去。

 

“你什么意思,”年轻人皱起眉头:“我这儿可不是做慈善的。”

 

男人拍了拍白开的脑袋,把他推到两人之间:“你之前不是说缺个打下手的么。”

 

年轻人鼻翼微动,然后毫不掩饰地往后退了两步,嫌弃地说:“不行,赶紧给我领走,我才不要带小孩。”

 

白开听他这么说,气呼呼哼了一声,转身想往外走,却被身后的男人牢牢按住了。

 

“男孩子,不会太麻烦的。”男人蹲下身子,用陈述的语气朝把脸扭到一边的白开询问:“是吧。”

 

白开把脸扭到另一边。

 

年轻人抱起胳膊斜靠在藤架子上,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对于白开的不配合,男人并没有生气,只是轻轻捏了下他的肩膀,叫他先在院子里玩,而后起身对年轻人使了一个眼色,半拖半拉地把人拽进正房里,顺手还捎上了门。

 

白开捏着袖口原地立了一会儿,从他站的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对面屋顶上威风凛凛的蹲兽,也可以看到街门外骑着三轮车路过的小贩。

 

过路的小贩朝门里张望,看见有小孩立在院中央,便停下来朝里头招了招手。白开回头看了一眼后面的大房子,镂花的漆木门仍紧紧闭着。

 

他犹豫了一下,下唇被两颗洁白的小门牙咬出一道白痕,之后又很快被嫩嫩的舌尖抿开了。

 

他踩着墙根的影子走过去,最后停在门槛后面,扶着红漆大门,看向那个满脸皱纹的白头发老头。

 

“小娃娃,这屋里的主人呢?”

 

白开抬手往后头指了一下。

 

老头浑黄的眼珠子动了动,提起枯槁的胳膊往胸前口袋里掏了两下,拿了片快干枯的槐树叶出来。

 

他用嶙峋的手指捏着那片叶子,颤颤巍巍的跨上门前的台阶,停在距离门槛九寸的地方,伸手朝门里面的小孩递过去。

 

白开紧捏着木门的指尖泛起白,没有向前的意思。

 

那老头见里面的小娃娃不动,着急的从嘴里发出两声砂砺的喉音,双脚却不肯再往前挪动半分。

 

二人僵持着,最终还是白开顶不住这老头的坚持,松开一只手,稍探出去小半个身子。

 

老头裂开一个算不上和蔼的笑,又勉力朝里伸了伸胳膊。 

 

门里的人二指才捏上树叶一角,就听后头突然有人高声叫他。

 

白开手上一个哆嗦,差点把东西掉地上。

 

男人疾步穿过庭院,把半个身子仍露在外头的白开拽回来,只是这一下力道有点过了头,还没腰高的小孩儿被拉的一个踉跄,整个人后仰着砸在男人腿上,差点没摔个马趴。

 

白开慌忙中抓着男人的裤缝稳住身子,再抬头的时候却发现那个老头已经不见了。

 

连同那辆停在路边的小三轮,一起消失的无影无踪。

 

此时,这座四合院的主人也从屋里慢慢踱出来,身上正正经经多出件对襟长衫,就连头发也梳严谨了。

 

出乎白开意料的,男人一个字也没问刚才发生了什么,就牵起他的手,把他带到了那个年轻人面前。

 

“去,端把椅子出来。”年轻人下巴指了指内厅。

 

白开心里老大不高兴,这使唤狗呢。

 

男人看身边小孩默声不动,又不动声色地移手在他后背推了推。

 

小孩被赶着进门端了把藤椅,吭哧吭哧抬过门槛,好不容易才挪出来。

 

年轻人虚掸了两下袖子,方才转身坐下。

 

“去给他磕三个头,就可以跟着学本事了。”男人弯腰在小孩耳朵旁边轻声道。

 

小孩皱起眉头看椅子上的人,椅子上的人也皱着眉头看他。

 

相看两厌。

 

但这回即便没有人催,白开还是很快做出了决定,虽然很心不甘情不愿。

 

 

椅子上的人垂目看着身前的小孩儿马马虎虎磕完三个头,端着板正的面孔,道:“知道我叫什么吗?”

 

“师傅。”

 

年轻人不着痕迹的弯了弯嘴角。

 

小东西还挺机灵。

 

 

END

 

 


评论(10)
热度(20)
©噗噜噜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