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开跟秦二恒的脑洞

纯属个人恶趣味脑补。。


白开从浴室走出来后,猛然间直面房间里凭空冒出来的景象,有种想转身回去重新再开一遍门的冲动。

 

床上半躺着的秦一恒光着两条腿,听见动静哼了一声算打招呼,夹着烟的修长手指翻过报纸一页,哗啦,拷打着白开的理智线。

 

白开尽量控制着让自己盯向床上那两条腿的目光不那么明显,走到桌前往嘴里灌了杯凉水以后,才勉勉强强把舌头找回来。

 

“你他妈大晚上脱了裤子跑老子房间玩行为艺术呢?”

 

“当然不是了,”床上的人又翻过去一页:“就是肚子有点饿。”

 

白开又倒了一杯子凉水。

 

“你睡觉前喝这么多凉水不怕肾亏吗?”秦一恒转头向茶几前面的人提议:“江烁出去买宵夜了,要不要叫他再顺便给你带点?”

 

这么一说白开差不多回过味来了:“江烁怕你溜,所以就把你裤子给扒了?!”

 

“差不多吧,”对面叼着烟,吐字有些含糊,却也不见尴尬:“临走前朝我这泼了一杯子水,连着内裤都一起阵亡了。”

 

缺心眼这招够狠的啊,白开有点感慨了,没想到平时那么蔫巴一人这会儿能损成这样。他转身打算去翻行李包,结果一不小心又被那两条白腿晃瞎一脸。

 

“你他妈都光着屁股了还不肯安分点!到时候缺心眼回来看不见人又要发飙,你就不能给我少添点麻烦?!”

 

秦一恒伸手把砸在脸上的内裤拿开,目光中带着显而易见的不满:“我们做鬼也是有做鬼的底线的好不好,当初可没说过还得负责接手感情问题,我这已经是白帮你们很多次了,现在还要替他玩恋爱养成的游戏吗?”

 

“喲,你还知道什么叫恋爱养成呢?”

 

那人倚在床头,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用一种探究而又玩味的眼神盯着对面的白开。

 

“我知道的东西要远比你以为的多的多。”他轻轻阖上手里的报纸搁置在床头柜上,不紧不慢地朝着房间里的另一个人走过去,腿间风景在闲庭信步的散漫中一览无遗。

 

他薄薄的嘴唇逐渐弯起,最后以一种极近的距离,紧挨着将白开卡在桌角与椅凳之间,大腿贴着胯说:“我还知道,你也喜欢这副身体。”

 

白开错开他快要贴上来的脸,笑道:“不得了,现在的污秽胆子一个比一个大,你拿他的身体这么撩骚,不怕正主回来了要倒霉吗?”

 

秦一恒身体里的那个东西见白开并无抗拒,于是更加得意,一双手从宽松的领口摸进去,沿着流畅的肌理一直滑到腰际,将对方近乎开散的系带彻底抽掷到一旁,迷恋地嗅起他身上那股若有若无的香烛气。

 

“以后的事该留给以后考虑,”他口吻轻快,仿佛毫不在意,甚至引诱地拉起白开的手放到自己身后:“现在这么好的机会,你就不打算试……”

 

白开仍笑吟吟地看他,看他动作一点点僵硬起来,一对方才还水光潋滟的眼珠改盛上满目的惊惧与不可置信。

 

“你……”他似乎是想说点什么,但才一动念,肩膀上那只青翠小虫就跳上嘴角,迫使他不得不紧闭双唇。

 

白开把他从身上推开,维持在嘴角的笑容隐匿。

 

“我还以为死过一次的人真的就不怕再死了呢。”

 

END

 


评论(12)
热度(25)
©噗噜噜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