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终

白秦白  再加一点朋我和白江吧,,

设定是三个人同居在一起,但是江烁不知道秦一恒跟白开背地里有一腿。。。


时隔五日,秦一恒终于再次回到城市文明的怀抱。

 

拉开家门,客厅空荡荡的,竟然是难得的冷清。

 

他有点儿不适应地小立了两秒,然后才弯腰换鞋,把钥匙丢进鞋柜顶端的玻璃碗里。

 

金属敲击在二氧化硅上发出的动静有点大,夹杂着些许情绪传进内厅。

 

秦一恒才把包放下,过道里就响起一阵脚步,白开先是从拐角露出了个头,看清来人后相当诧异的啊了一声。

 

“不是说明天才回吗?”

 

秦一恒刚要开腔,那边就比了手势:“等会儿,我这局还剩十分钟。”

 

说完他就一秒也不耽搁地把挂在脖子上的耳机重新戴回去转身拐进屋,很快就有噼里啪啦地键盘声从没关上的书房门里传出来。

 

秦一恒没再说什么,上楼回自己房把外套换了,又拉开隔壁卧室门看了一眼,江烁似乎是没在家。

 

人虽然不在,房间里却有独属于主人的那份气息扑面而来,秦一恒闭着眼睛在江烁的床上躺了一会儿,这才稍许消散些旅途的疲惫感。

 

等白开关了电脑神清气爽地从书房走出来的时候,恰好和正从楼梯上下来的秦一恒打了个照面。

 

立在楼梯转角处的人已经不复刚进门的狼狈,沾着纸灰味的行头脱去后换成了一件立领的月牙白唐装,苏绣的银线盘云暗纹在绒绒灯光下若隐若现。他由上而下的望着白开,头发散落着,淡然的神色中又掺杂了些慵懒,硬生生把楼梯走出谪仙下凡的味道。

 

楼梯下面的白开抱着胳膊砸巴舌头,眼睛把秦一恒上上下下扫完之后恨不能再里里外外扫一遍。

 

“事儿都搞定了?”

 

秦一恒嗯了一声,侧身从堵在楼梯口的白开肩膀边错过去,顶着炽热的目光走向厨房打算从冰箱里抽瓶水,结果一拉门就看见水池里堆成山的锅碗瓢碟。

 

白开看他眉头拧的快立起来,于是连忙出声替自己辩驳:“这堆可不归我弄啊,是江烁死活拖着不洗,我还好心替他换过两次水来着,正好你回来了赶紧管管。”

 

秦一恒仍皱着眉头死死盯向水池里那一堆,专注的像是恨不得从那一只只碗碟里考究出自己不在的这五天里使用人的生活轨迹。

 

他走过去,把袖子卷起来,问:“江烁人呢。”

 

“外面溜达呢吧,没注意。”白开站在秦一恒身后,从这个角度看,秦一恒那挺直修长的腿很性感,露在柔软发丝外面的耳朵很性感,半截探出袖口的匀称小臂很性感,因些许无奈而轻抿起的薄唇也很性感。于是白开上前从背后搂住他。

 

秦一恒没挣开他,从容自然地伸手取了洗碗布打开水龙头:“这两天他按时吃饭没?”

 

白开下颌搁浅在秦一恒肩窝,闻言不满地从鼻腔哼出一股气:“放心吧就,你的心肝宝贝我能不照顾好了嘛。”

 

秦一恒像是对这个答复挺满意,垂着眼睛应了一声,睫毛一扇一扇的,刮的白开心里直痒痒,心里想什么都脱口而出,完全没意识到里面的浓厚醋意。

 

“一回来就听你问缺心眼这缺心眼那的,我问你,这两天想我没有?”

 

怀里的人手上动作一滞,接着就侧目给了他一瞥,眼睛里的东西叫白开看得自己都感觉自己傻逼,嘴角浑然不觉间就垮了下来。

 

秦一恒看这一幕看的津津有味,现在的白开让他想起一种四足动物,因为绝少失误,所以一朝犯蠢,除了让人惊愕,更多的还是叫人忍不住捧腹,抑制不住地想逗一逗,想亲一亲。

 

所以他就这么做了,白开的脑袋就搭在他肩膀上,只要一转头,就能贴上他的侧脸。

 

这一切发生的相当迅速,甚至还没来得及让白开做出回应,秦一恒就已经漫不经心地又把头转回去了。然而这也并不影响白开瞬间高涨起来的情绪,莫名的欢愉顷刻泛滥成灾。他一把抓住秦一恒的手,以不容置喙的姿态拉到水龙头底下草草冲洗干净,火急火燎地把人边往外带边开口:“不洗了不洗了,才回家洗什么碗!”

 

两个人一路拉拉扯扯到客厅,最后秦一恒半推半就地被白开推到沙发上,脸刚从垫子里翻过来,嘴巴就被白开咬住了。

 

细细的空气和鼻息纠缠在一起、交织着翻滚着、在一个小空间里压缩、膨胀,舌头翻卷着舌头,牙齿磕打着牙齿,以狂风骤雨般的热情咬噬对方。

 

兴许是隔了许久未做,秦一恒这次的态度相当配合,于是在喘息的间隙,白开探手下去拆他的裤子,却不料被一只骨骼分明的手攥住了。

 

“这次该轮到我了。”

 

白开眨巴着眼睛,脸上是无比的真挚与诚恳:“你记错了。”

 

秦一恒没再出声与他辩驳,但手上的力度却明晰的昭示着自己的立场。

 

白开试了两把没能把手挣开,终究是拿下面人没辙,只好举手投降。

 

“行行行,你来你来……”他扭了扭被秦一恒攥住的手腕,示意他先把自己松开,然后才挤着肩膀把位置给换了。

 

沙发再大也没床好使,况且还是两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白开跟秦一恒好不容易才把位置调好了,玄关那边居然要死不死的传来开门声。

 

江烁推门进来后眼睛睁的滚圆,杵在玄关那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啪一下丢开手里的外卖袋子就朝对面奔过去。

 

“秦一恒!你怎么回来了?!”

 

下面的白开被江烁一屁股坐在肚子上面,嗷的惨叫出声。

 

上面的两个人一个是太兴奋真的没听见,另一个则泰然自若地假装没听见,就那么不管不顾的亲热起来。

 

江烁是在搂着秦一恒的脖子亲了好一会儿之后才惊觉屁股底下还有个人的。

 

“卧槽!白开你钻我屁股底下干嘛!”

 

“我日你祖宗啊!老子被你坐了快五分钟了好不好!你他妈还不麻溜的给老子滚下去!!”

 

江烁不情不愿地抬起屁股往旁边挪了块地往下坐,结果又一不小心坐到了白开膝盖上面。

 

“缺心眼你真是好样的。”底下人朝上面比了两根中指。

 

江烁本来是没打算再理白开,准备凑过去跟秦一恒继续的,但中间好几次都被白开在底下拱来拱去的打断了,最后没办法这才起身叫白开赶紧竖起来滚边去。结果没想到白开爬起后直接就坐秦一恒边上去了,并且一点没有挪窝的意思。

 

“小缺啊,你这样厚此薄彼是很不对的,知道吗?”白开坐在那气定神闲地任江烁瞪他。

 

“来,白爷爷教你学做人,”白开伸手把江烁拽到腿上圈住了:“谈恋爱最忌讳喜新厌旧知不知道?你刚才亲了秦一恒几下?我这也必须得一视同仁!”

 

江烁力气没白开大,拗拗不过他,眼巴巴朝隔壁求救地望过去,结果秦一恒竟然难得没站出来帮他。

 

“嘿嘿,场外救援没用,赶紧亲爷爷两口。”白开得意地冲江烁挑眉毛。

 

“亲亲亲!老子亲不死你!”江烁咬牙切齿地推了白开一把,接着又气势汹汹一口咬到他嘴皮子上。这一口绝对挺痛的,然后白开却没报复式的咬回来,没过一会儿江烁自己都咬的不好意思了,嘴上力道便逐渐放轻,算是正正经经开始和白开接起吻来。

 

“这才乖嘛。”

 

最后白开搂着被吻的气息不稳的江烁渡到秦一恒怀里,趁着他还没抬头,意味深长地朝旁边人瞥了一眼。

 

 

END


评论(6)
热度(29)
©噗噜噜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