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进秦马坑爬不起来

跟黄泉一起开了个巨型脑坑,不确定什么时候能开始施工,先写个小片段玩玩



桌面上的手机闪了一下,没有声音,也没有震动,两秒不到的时间里,又黯灭下去。

正聚精会神盯着电视屏幕的江烁自然不会察觉,家庭影院效果极好,更何况货真价实的影院里,还不能像现在这样懒懒散散地窝着,更有人从旁伺候吃食。

秦一恒侧头在江烁嘴角亲了一下,“我去洗点水果出来。”
江烁也回吻他,眼睛还恋恋不舍的挂在屏幕上面。

秦一恒笑笑,把胳膊从沙发和江烁后腰之间的缝隙里抽出来,抖掉腹前盛着的薯片渣子,再流畅自然的把茶几上尸横遍野的零食包装塞到垃圾桶里,最后连带一直隐匿在茶杯后面的手机,一起端着走出去,关上房门。

秦一恒的手机还是好几年前的那种款式,对于电子产品,特别是更新换代相当快的这些,秦一恒一向不怎么上心。他的手机功能不是太多,日常使用已经足够了,唯一的缺陷,就是来短信的时候铃声震动必须二选其一,并且不论选哪个,动静都有够大的,睡觉稍不安稳些,一条信息也能把人闹醒。

除了一种情况。

只有这个人发信息来的时候,秦一恒的手机不会响,也不会动,只有屏幕会闪那么一下,星星眨眼般,稍不留神,便消无声息的就过去了。简直像是魔法,也不知道那个人是怎么办到的。

马善初抱着不老实的小东西小声训斥,怀里的毛团一对儿肉耳时不时抖簌两下,像是被叨地不耐烦,又像根本没听进去。

专属于秦一恒的铃声就这样透过口袋传出来了,跳跃在下午两三点的阳光底下,就连那些机械的音符,也在此刻熨染上额外的温度。烫的马善初觉得自己都快要抓不住手机壳了。

手忙脚乱的按下接通,再小心翼翼地询问出声,接下来竟紧张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真的没想到秦一恒会拨过来,一时间受宠若惊,肚子里攒了那么多事想告诉他,那么多心情想跟他倾诉,堵的胸口都发闷了,可真等到机会来临的时候,反而半个字也讲不出来。

一句话不够,一句话嫌多。

我想表达的千言万语,要一直说,一直念,一直讲到老还不够呢,你听了该嫌烦吧。可我真的想说,想传达给你,这种心情,多么繁复的辞藻在它面前,都褪变成苍驳穹白,浅薄片纸,盛不起我这一腔情,诉之缀余。

沉默片刻,反倒是对面率先开口。

“干什么呢?”

挺不符合秦一恒个性的,说出来马善初还愣了一下。

随即却有烟花在脑海里炸开,嘴角便怎么也压不住的要往上扬:“没干什么,晒太阳呢。”

这种无趣又寡淡的对话,大概是所有情侣所厌弃的,但却是马善初构想很久的,只敢偷偷摆在架子上,和其他许许多多同样不敢做的梦保管在一起,远远地遥望,慢慢地积灰,直到莹莹闪烁变暗沉无光,直到主人也遗忘的那一天,所谓的珍宝,也不过是跟尘土同归一处。

“前两天死活要往外跑,给放出去了,回来的时候母猫没领回来,领回来一身跳蚤。”

他一点一点地跟秦一恒说,说家里的猫,说家里的吊兰,说昨晚上吃了什么,今早上又买了什么菜,最后说到无话可说,倒是趴在腿上的家伙耳朵一扇,前一秒还打着盹的懒散消失殆尽,喵呜一声从主人怀里蹦下地,追着远处草窠里的一只小母猫跑远了。

这只猫是马善初半年前捡来的,冬天,下大雨,才巴掌大的玩意儿缩在汽车底盘下面叫,听着离断气也就差那么一口了。

后来马善初用擦挡风玻璃的抹布包着领回家,几口奶粉下去续上条小命,刚活过来,看都不看救命恩人一眼,跐溜一下就跑沙发底下躲着。马善初在外面又是喊又是拿吃的勾引,人家愣是岿然不动,没辙,只好由它。

从此马善初家里便多了个住客,一开始动静少有,只偶尔角落放食的盆子里会少那么几口,或者哪个犄角旮旯里又凭空多出来两滩屎尿,正经主人气的不轻,又无计可施,小东西仗着身量小,灵活穿梭在各种大长腿生物无法企及的边边角角,一根毛都没叫马善初捉到。

更后来,猫长大了,再想要跑,就没那么轻松了,低矮的沙发底座终于藏不住它的全部尾巴,叫马善初有幸逮着,抓出来好好立了一回规矩,结果毫无成效,继续东窜西藏,抠沙发,抓卷纸,在鞋架旁边拉屎。

于是只好怀柔。

大长腿在网上搜了点资料,又去宠物店买了点杂七杂八的小玩意儿,回来拆了一包妙鲜包,微热,搁在小碟子里,自己躲到一旁。

长尾巴出来了,长尾巴上钩了,长尾巴被大长腿捕获了。

马善初姿势别扭地架着同样别扭地不断挣扎的长尾巴,也不管人家爬了多少灰,沾了多少虫,搁在膝头,摁着,一只手从头捋到屁股,边摸边跟人家说些根本听不懂的外国话。

铲屎的今天发疯了吗?!!!

长尾巴一爪打在大长腿手背上,挑准趁大长腿缩手的那一刹那,溜得脚下带风。

马善初在原地蹲了会儿,手背上被抓出的三道杠开始有血珠渗出来。

算了,野猫就是这样的,不亲人。

马善初没去打疫苗。

我要是死了,你丫也等着饿死吧。

不知道是在跟谁赌气。

但这场赌,最终还是大长腿赢了。

长尾巴慢慢养成在砂盆拉屎的习惯,也学会在爬架上磨爪子了,嘴馋的时候还知道蹭过来抓马善初的裤腿,再怎么被抱都不抓人了。这一切在三个月后全部实现。

看,这么怕生的畜生都给我养熟了,你什么时候才肯跟我多亲近一点呢。

马善初叹了口气,对着电话里说:

“猫都想你了。”


评论(8)
热度(21)
©噗噜噜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