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口汽水讲情话

架空,一个衣冠禽兽人民教师和热衷于地下恋情男高中生的小事,没错,我就是这样痴迷年上。


看袁阮这幅样子,白开就知道他们今天玩high了。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守信用。

 

一把扛起他的腰扔到床上,对方还一脸不自知的陷在棉絮里傻乐。

 

“你们做问卷调查就是去鬼混?”

 

“我们去吃烤串了。”袁阮看着上方,十足的回味与满足。

 

白开露出一种了然和嫌弃糅杂成一体的表情,低头嗅嗅袁阮摔散开的领子,声线沉低:“还喝了酒。”

 

袁阮先是摇头,见势不对又惊了一下似得收住,“就开始喝了一点,一点点,后面我都喝汽水儿来着。”他握住白开正摆弄自己下巴颏的手指,一双眼睛在讨好的笑容里很慢的眨了两下,几乎就要把对方糊弄过去。

 

“噢,喝汽水喝醉了。”白开点头,做了个恍然大悟的表情。

 

袁阮鼓着腮帮子,知道这个时候应该表现的乖一点儿,但还是忍不住想笑,白开往他脸上戳了一下,就再也装不下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手好凉别摸我脖子,”他缩着脑袋躲白开往自己领口下面伸的手指,“真没喝多少,真的。”

 

“没喝多少是多少?”白开按住袁阮试图阻挠自己的手。

 

袁阮把手抽出来,拇指食指分开在白开面前比划了一段可疑距离:“就这么多。”

 

白开尾音上扬:“就这么多?”

 

“嗯嗯!就这么多。”出于对某种可能到来的危险的预感,袁阮开始设法转移话题,“你在宿舍干嘛呢?”

 

“写教案,做PPT,”白开的肘弯与话音一同落下,齐齐贴在袁阮左耳边:“还有洗你塞在我衣篮里的内裤。”

 

袁阮捂着脸,能清晰的感受到从脖子起一寸一寸往上攀升的热意。

 

白开长叹一声,惋惜说:“要不是对你这个人了解太深刻,差点就以为你是在对我暗示点什么了。”

 

躺着的人颤抖了一下,可以看见从枕头缝隙中露出的那一小片皮肤,和那下方浅浅青青的颈脉,正因为主人起伏的情绪一下下细细跳动着。

 

“喂,”白开凑到他红透了的耳朵旁边:“你不会真的是在暗示我什么吧?”

 

袁阮从指缝里露出睁大的眼睛:“当然不是!”

 

“那你遮什么遮。”

 

“我冷!”

 

“可我看你挺热的,都快熟了。”

 

并拢的手腕被白开拿开了,“说说你一整天都干了点什么吧。”他深谙点到即止的道理,并且每次都在点中袁阮炸点之后装模作样的收敛声势,好像自己刚才真的只是开了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虽然袁阮每次都气得牙痒,但从来拿他没办法。

 

“上午发问卷,下午给小马扛大包。”

 

“你们俩不是一组吧?”

 

“他是去拍妹子大腿的。”袁阮说,马善初跟高一的一个学妹开了家淘宝店,卖点日系制服鞋子袜子什么的,据说生意还不错。整个下午袁阮都在充当免费劳动力,化妆箱三脚架反光板扛了一路。

 

白开兴味索然地嗯了一声,玩着袁阮领子上的纽扣问:“还有呢?”

 

“还有就是去吃烤串了啊。”说到这儿袁阮眼睛里开始有小烟花似的火星往外蹦,一颗一颗嗞在白开心口上,都能闻见焦味儿了。

 

“我跟你说漓江路那新开的烧烤店特别好吃,咱们下礼拜再……”

 

袁阮的滔滔不绝被强制中断。

 

白开皂角味儿的指中节夹在他的鼻梁中间,期望落空的眼神十分哀怨:“你一整天就没想过我~~~~”

 

等袁阮用力把自己的鼻子从实体化的波浪形运动中拯救出来,脸已经全然涨红了,并不全因为缺氧。

 

“我在你心里还不如一斤猪肉。”白开本来只是想逗逗袁阮,可一开口煞有其事的腔调就连自己也惊到了。

 

而袁阮比说这句话的人还要紧张,他不能说自己无休止的贪吃,是因为总是分不清是在想你还是肚子饿,因为都是胸膛里空空的。

 

他现在甚至不敢发呆,一发呆,白开的样子就钻进脑子里,他想他板书时粘上粉笔灰的袖口,还有他笑起来时脸上升起的两个月亮,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要做,就是想在他旁边,和他说说话,陪他看看书。

 

他已经决定要考他读过的大学,经历他经历的过事,还要和他一起经历没有经历过的事,以后也许有无数种可能,但他们一直会在彼此附近。

 

可是这些话太过羞于启齿,袁阮也只是在心里想想,不可能对白开说,他不像白开那么厚脸皮。

 

厚脸皮的人从来不会觉得不好意思。

 

“你喜欢我还是喜欢吃的?”

 

袁阮觉得很热,一种急于表达的情绪在血管里灼烧着,是想要奋不顾身对一个人好的炙热。

 

“我喜欢你。”

 

他说,而且还要说很多很多遍,

 

喜欢你

 

喜欢你

 

好喜欢你

 

 

这个夏天除了喜欢你什么事也没干,所以你也一定要一样好喜欢好喜欢我。

 




评论(13)
热度(46)
©噗噜噜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