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西风

凶宅笔记古代架空同人文    长篇  73W字

主角   白开  马善初              配角   江烁   秦一恒  真龙  万锦荣

16年开的坑,总算写完了。

16年的时候凶宅5还没写完呢,所以蛮多谜题没有解开,人物关系也挺晦暗的,所以有很...

笑西风目录

                                         笑西风

耽美向凶宅笔记同人

古代架空    大量私设

主角:马...

权色交易

中篇,完结整理版。CP白江(番外篇可在微博查看,lof严查就不贴了)

————————————————————————————


第一章


C市天气就像个精神病人,昨天还热得人穿单衫都流汗,一晚过去就恨不得能把棉袄披上。白开出门的时候刚过晌午,虽然有风,但站在太阳底下人还是暖烘烘的,白开贪凉,人又有点懒,走了两步觉得还行,就没高兴回去换衣服。带着东西晃到苏源路,找到自己的老位置,和前几日一样把摊子架了起来,边观光姑娘大腿边等生意。


苏源路坐落在C市中心,不是主干道,又靠近商业区,天然一个好温床,滋养了无数摊贩小商,环境自然是差了点,但是因为离...

跨国流氓

(搬运微博,架空)


“白哥你,打满杆?!”一个十七八岁的泰国小伙儿操着不太流利的中文,惊讶又崇拜地对着台球桌旁正在擦杆的青年人说。


小伙儿嘴里的“白哥”半叼着香烟发出一声算是回应的鼻音,未掩饰的得意里又有些不搭调的烦躁,他用布在中轮那用力拧了拧,然后往下狠狠一抹,泰国的夏天太热了,打两杆手心里就全是汗。


他一边擦着,目光十分随意的在桌面扫了两下,便移到从开始就一直依立在自己身旁的曼妙女郎胸前,那女人注意到他的目光,胸脯立刻又挺上两分,蔚为可观的景色引得台球桌旁的一圈年轻人纷纷吹起口哨。


美丽的女人都是自信又不服输的,缇娜从开杆到现在干...

一场直男和基佬的哲♂学交流

如果被吞了会在微博里贴出来的。



“小缺啊,我怎么不知道你又多了条爱看人打飞机的恶习呢?”


江烁背抵着刚关上的门板,在白开一点也不严肃的指责里同样不以为意的笑了一声。


“不好意思,不过外面实在太冷,我就不出去了。”他走到自己床位旁边比了个蹲蘑菇的手势,“反正你是基佬嘛,我在这也不影响你。您继续。”


白开反手就把内裤砸过去,被江烁边乐边一个矮身躲过了。没发泄出去的遗怒让他听起来更悲伤了。


“基佬就他妈连人权都没有吗?!!”


“真是日了万锦荣了。你看看他这都挑的什么地方,老子出门转悠二里地,唯一看到跟人体艺术相关的东西还是上个世纪那种把脸涂...

没什么实际意义的摸鱼,最近迷萌渣帅攻_(:з」∠)_


抵达火车站的时候三个人已经是饥肠辘辘。


袁阮头埋在膝盖里直喊饿,江烁仰在座位上闭目养神。


白开关上最后一个包的拉链,咳嗽一声:“好消息和坏消息,不管你们想先听哪个反正我先说坏的。”


“咱们三个人身上的现金加起来总共还有十二块五,”他攥着手里蓝绿混成一团的纸币示意了一下“放我身上管着。”


“好消息是火车票是提前买好的,并且没丢。”然后他从自己背包夹层里把票拿出来分别递给左右边:“自己拿好,丢了就走回天津吧。”


袁阮直勾勾盯着手里的火车票,说:“...

喝口汽水讲情话

架空,一个衣冠禽兽人民教师和热衷于地下恋情男高中生的小事,没错,我就是这样痴迷年上。


看袁阮这幅样子,白开就知道他们今天玩high了。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守信用。


一把扛起他的腰扔到床上,对方还一脸不自知的陷在棉絮里傻乐。


“你们做问卷调查就是去鬼混?”


“我们去吃烤串了。”袁阮看着上方,十足的回味与满足。


白开露出一种了然和嫌弃糅杂成一体的表情,低头嗅嗅袁阮摔散开的领子,声线沉低:“还喝了酒。”


袁阮先是摇头,见势不对又惊了一下似得收住,“就开始喝了一点,一点点,后面我都喝汽水...

论事后烟的正确抽法

还是老夫少妻大叔白和小旁宇的设定,我已经走火入魔了


正文:


袁阮顶着泛红的鼻尖,胳膊肘支在枕头上看白开抽烟。


白开身上总是飘着一股淡淡的烟草味,不知道是熏了几年的结果,可袁阮却很少看见他当着自己的面抽,除了现在这种时候,白开会堂而皇之又完完整整地抽掉一整根,通常是只要看见袁阮过来,白开就把手里的烟摁掉,无论是才点上还是只剩最后一口。


看白开抽烟是一种宝贵的体验。


白开被袁阮盯得嗓子有点儿干,喝了一口床头已经凉透的水,然后把杯子递给袁阮。袁阮没要,白开就把剩下的都喝了,左手把滑到袁阮腰部的被子往上提了提,盖住那些铺洒在脊背上的...

情人节

挺久没写白江,赶着情人节凑个热闹


情人节真是杀狗的大好日子。


站在满街眉来眼去的情侣中间,江烁听见自己的膀胱发出一声悲鸣。


身边的白开似乎也很焦躁,漫无目的地扫视这充斥粉色气息的街头,不停磨搓着手指。


“有烟么?”


“没了。”江烁口袋里的最后一根烟同上一根一样,全部葬身在鬼屋的抽水马桶里。


白开显然是更焦躁了。


他一百八十度的转身,最后视线锁定在街角的某个地方。


“我去买包烟。”


江烁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皱巴巴的纸:“顺便帮我把彩票兑了”...


随手苏白

“你刚才那么冲秦一恒说话,我他妈差点吓尿,还以为要目睹开年撕逼大战了。”


“靠,老子撕不过他还是怎么地?以前你搁我裤腰带拴着的时候连根毛都没掉过,现在姓秦的一来就成这样,我他妈能忍?!!”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话说的我都要以为你爱上我了。”


“……”


“我说缺心眼,你不会真以为我放着好好的生意不做跑过来蹚浑水是嫌自己钱太多,或者命太长了吧?”

©噗噜噜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