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

“这你儿子?”


白开左手握在男人宽大的掌心里,抬起下巴打量这个四合院的主人。


那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上身穿着一件松松垮垮的白色老头衫,轮廓简单干净,只是眼窝底下铺着一层淡淡的青色,像是熬了一夜还没睡醒的样子。


“路上捡的。”男人一点也不嫌弃地把手放在白开油腻腻的头顶上,把翘着的两捋头发压下去。


“你什么意思,”年轻人皱起眉头:“我这儿可不是做慈善的。”


男人拍了拍白开的脑袋,把他推到两人之间:“你之前不是说缺个打下手的么。”


年轻人鼻翼微动,然后毫不掩饰地往后退了两步,嫌弃地说:“不...

©噗噜噜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