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色交易

中篇,完结整理版。CP白江(番外篇可在微博查看,lof严查就不贴了)

————————————————————————————


第一章


C市天气就像个精神病人,昨天还热得人穿单衫都流汗,一晚过去就恨不得能把棉袄披上。白开出门的时候刚过晌午,虽然有风,但站在太阳底下人还是暖烘烘的,白开贪凉,人又有点懒,走了两步觉得还行,就没高兴回去换衣服。带着东西晃到苏源路,找到自己的老位置,和前几日一样把摊子架了起来,边观光姑娘大腿边等生意。


苏源路坐落在C市中心,不是主干道,又靠近商业区,天然一个好温床,滋养了无数摊贩小商,环境自然是差了点,但是因为离...

跨国流氓

(搬运微博,架空)


“白哥你,打满杆?!”一个十七八岁的泰国小伙儿操着不太流利的中文,惊讶又崇拜地对着台球桌旁正在擦杆的青年人说。


小伙儿嘴里的“白哥”半叼着香烟发出一声算是回应的鼻音,未掩饰的得意里又有些不搭调的烦躁,他用布在中轮那用力拧了拧,然后往下狠狠一抹,泰国的夏天太热了,打两杆手心里就全是汗。


他一边擦着,目光十分随意的在桌面扫了两下,便移到从开始就一直依立在自己身旁的曼妙女郎胸前,那女人注意到他的目光,胸脯立刻又挺上两分,蔚为可观的景色引得台球桌旁的一圈年轻人纷纷吹起口哨。


美丽的女人都是自信又不服输的,缇娜从开杆到现在干...

一场直男和基佬的哲♂学交流

如果被吞了会在微博里贴出来的。



“小缺啊,我怎么不知道你又多了条爱看人打飞机的恶习呢?”


江烁背抵着刚关上的门板,在白开一点也不严肃的指责里同样不以为意的笑了一声。


“不好意思,不过外面实在太冷,我就不出去了。”他走到自己床位旁边比了个蹲蘑菇的手势,“反正你是基佬嘛,我在这也不影响你。您继续。”


白开反手就把内裤砸过去,被江烁边乐边一个矮身躲过了。没发泄出去的遗怒让他听起来更悲伤了。


“基佬就他妈连人权都没有吗?!!”


“真是日了万锦荣了。你看看他这都挑的什么地方,老子出门转悠二里地,唯一看到跟人体艺术相关的东西还是上个世纪那种把脸涂...

情人节

挺久没写白江,赶着情人节凑个热闹


情人节真是杀狗的大好日子。


站在满街眉来眼去的情侣中间,江烁听见自己的膀胱发出一声悲鸣。


身边的白开似乎也很焦躁,漫无目的地扫视这充斥粉色气息的街头,不停磨搓着手指。


“有烟么?”


“没了。”江烁口袋里的最后一根烟同上一根一样,全部葬身在鬼屋的抽水马桶里。


白开显然是更焦躁了。


他一百八十度的转身,最后视线锁定在街角的某个地方。


“我去买包烟。”


江烁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皱巴巴的纸:“顺便帮我把彩票兑了”...


随手苏白

“你刚才那么冲秦一恒说话,我他妈差点吓尿,还以为要目睹开年撕逼大战了。”


“靠,老子撕不过他还是怎么地?以前你搁我裤腰带拴着的时候连根毛都没掉过,现在姓秦的一来就成这样,我他妈能忍?!!”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话说的我都要以为你爱上我了。”


“……”


“我说缺心眼,你不会真以为我放着好好的生意不做跑过来蹚浑水是嫌自己钱太多,或者命太长了吧?”

夏雨

让我们一起唱:我深深的爱着你~你却爱着一个傻逼~傻逼他不爱你~你还给傻逼织毛衣~


从卖场出来的时候外面正是一片兵荒马乱,人行道上有不少或顶着包或举着掌的路人神色惶惶,人流一部分汇向门口的广告牌,一部分钻进停靠于路边的计程车,又一溜烟散开了。


一时间对阵雨的抱怨牢骚不绝于耳。


江烁没有带伞,出门时还特意偷懒没开车,于是便也同被困于卖场门口。


再重新折回去买把伞吗?


他掂量着两大手提袋犹豫不决,这样来回的话,就得多存个包,到时候出来还得多跑存包处一趟,更别提再重新排队结账的麻烦了。


可外面的雨似乎一时半...

养胎

贰花养胎梗的无节操衍生


自从帮忙解决天帝砂那一家三口的问题后,江烁就开始隔三差五的反胃,有时候早上刷牙还会干呕。一开始江烁还以为是胃病又犯了,好不容易才翻箱倒柜把以前吃剩下一半的奥美拉唑找着,再看包装盒还差半年过期,挺不错还能顶事,省的再去药店跑一趟,江烁心里还挺美。因为刚工作那会儿他们市个人办医保是要跑不少地儿的,江烁是个懒人,当初还是被家里长辈催着才不得不着手准备材料,结果好不容易预备齐活儿打算第二天去医保中心把事情办了,没成想车开一半被秦一恒一个电话截了胡,方向盘一拐就换了目的地,而这医保一拖二拉的最后还是没给办成。


本来江烁一是想自己身体素质向来不错,全年到...

写给喜欢狗血剧的你

通篇完整阅读版肥皂大剧场,特别献给喜欢一口气看两百集韩剧不费劲儿的小伙伴


江烁把电话接起来的时候口气相当不好,为了这个不得不用肩膀将手机夹在耳朵边的动作,他胳膊上又被溅出来的油星狠狠烫了一下。


“喂,缺心眼儿,出来约一炮不?”电话另一头的白开心情倒是挺不错的样子。


“约你奶奶个腿儿!”江烁一边鬼叫一边怒吼。


白开开了免提把电话搁变速杆旁边,调大了音量问:“你说什么?”


江烁拎起锅盖往前面一丢,转身窜出厨房,反手把门带上以后才继续讲话。


“我说操你姥姥。”


这会儿白开听清了。...


秦一恒的心思你别猜,猜来猜去迟早要坏菜

逗比文,纯属搞笑,被屏蔽的这么惨,我也是醉了。

春哥http://monai.mobi/chunge/


5rGf54OB5YW25a6e5Lmf5LiN55+l6YGT5LqL5oOF5oCO5LmI5bCx5Y+R5bGV5oiQ6L+Z5Liq5qC35a2Q5LqG77yM5L2G5piv5b2T5LuW5b+954S25oSP6K+G5Yiw5LuA5LmI55qE5pe25YCZ77yM6Ieq5bex5bey57uP5oqK55m95byA55qE6KOk5a2Q5ouJ6ZO+5ouJ5LiL5p2l5LqG44CCCgrlho3igKblho3nu6fnu63kuIvl...

损友

江烁现在喝的舌头有点大,但神志还没到稀稀碎的地步,现今他很少喝酒喝到醉这个程度,但今天算是破例了,趁着眼神还没开始飘,他决定再开一瓶,不是给自己,而是塞给白开这家伙,因为这孙子酒量实在是太好了,拉他出来喝酒真是找虐。


“我说小缺啊,”白开晃了晃手里的酒瓶子,状似漫不经心地对江烁道:“你是打算喝到第几瓶再开口啊?就你这点酒量,啧啧啧…”


“狗屁,老子酒量好着呢,是你胃不正常。”江烁实在是不能理解白开是从哪练出来的,喝酒跟和喝水一样,莫非是因为名字叫白开,所以喝什么都像喝白开…


今天找白开出来确实是有事,不过这事倒是不太好开口。要说他这人,从小...

©噗噜噜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