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口汽水讲情话

架空,一个衣冠禽兽人民教师和热衷于地下恋情男高中生的小事,没错,我就是这样痴迷年上。


看袁阮这幅样子,白开就知道他们今天玩high了。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守信用。


一把扛起他的腰扔到床上,对方还一脸不自知的陷在棉絮里傻乐。


“你们做问卷调查就是去鬼混?”


“我们去吃烤串了。”袁阮看着上方,十足的回味与满足。


白开露出一种了然和嫌弃糅杂成一体的表情,低头嗅嗅袁阮摔散开的领子,声线沉低:“还喝了酒。”


袁阮先是摇头,见势不对又惊了一下似得收住,“就开始喝了一点,一点点,后面我都喝汽水...

论事后烟的正确抽法

还是老夫少妻大叔白和小旁宇的设定,我已经走火入魔了


正文:


袁阮顶着泛红的鼻尖,胳膊肘支在枕头上看白开抽烟。


白开身上总是飘着一股淡淡的烟草味,不知道是熏了几年的结果,可袁阮却很少看见他当着自己的面抽,除了现在这种时候,白开会堂而皇之又完完整整地抽掉一整根,通常是只要看见袁阮过来,白开就把手里的烟摁掉,无论是才点上还是只剩最后一口。


看白开抽烟是一种宝贵的体验。


白开被袁阮盯得嗓子有点儿干,喝了一口床头已经凉透的水,然后把杯子递给袁阮。袁阮没要,白开就把剩下的都喝了,左手把滑到袁阮腰部的被子往上提了提,盖住那些铺洒在脊背上的...

菊花侠大战小白兔(下)

如果奥运会有作死这个项目,袁阮一定是金牌选手。


牛奶,三明治,还有剥了壳的茶叶蛋,食物的香气在空调送出的暖风中发酵。


袁阮边擦陈列柜在心里怒操吧台那儿翘二郎腿的快递员,跟自己说这辈子再嘴贱就找面墙撞死。


生活原本就是艰难的,尤其是你削尖了脑袋往艰难里钻的时候。


现在袁阮出门已经离不开口罩了,怕在被PM2.5毒死之前,先被人民群众的唾沫星子淹死。


“别再这样继续下去了。”


“我只是在履行自己的职责。”


“你知道吗,原本你来之前我很难过,现在...

菊花侠大战小白兔(2.5)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越写越长。。。。。



袁阮不得不承认的是,当时他确实被这句话吓懵了。所以当手机里再度响起昨晚那个声音的时候,他整个人都炸了。


“下楼。”


酝酿了的满肚子回绝一句都还没说呢,对面就pia叽——挂了!


袁阮一个王八翻身从床上滚下地,赤着脚冲到厕所毛玻璃窗口,双股颤颤地往外觑了一眼。


还好,没带人来。


可就算是没带人他也打不过啊!!!!!!!!!


昨天值班的时候袁阮支在柜台上想了想,上回差评以后那个店家接连骚扰了他三天,气不但没下去,反而被一把油浇的更旺了,于是袁阮心...

菊花侠大战小白兔(中)

其实江秦也是极好的……


自从上回淘宝事件以后,袁阮已经将近一个月没有网购了。


倒不是他不想剁手,而是每次一点开页面,血淋淋的回忆就直触眼睫。


娘的!!!!老子剁手至今!!!!还从来没遇见过只写淘宝ID的店家!老板!!你好狠!!!


老夫苦心隐藏多年,未曾想,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


“所以说,您身份暴露之后就被快递小哥狠狠羞辱了一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视频画面叮咣乱颤,里面江烁笑得像朵烂柿子花。


“笑你妹夫!!!!笑你大爷!!!你他娘千里送屌的行为也没高尚到哪里去!...

相逢一吻泯恩仇

“你看上我什么?”


白开问这话的时候他们刚刚将战略阵营从鬼屋转移到大排档。


袁阮一个激灵,登时觉得浑身上下除了胯部,其他地方都已经足够大了。


哪个臭不要脸告的密,是不是江烁!


太可恶了,袁阮怒从心中起,一巴掌拍在不知道攒了多少层陈年老垢的折叠桌上,喊:


“老板!羊肉串怎么还不上来!!”


/


“说实话,我觉得跟你这种二十出头的小年轻有代沟。”


“是是是。”袁阮说,心想,是你妈逼,前天还看你在马路上勾引女大学生。


“其实你不知道,每次跟你...

中元

饭前一短,难得正经的两对官配。


吃过晚饭白开带着袁阮下楼,在地上找了块石头,画下两个圈。


“就…”袁阮有些不太能接受的指着那两个光秃简单的圆比划:“这样?”


“就这样。”


“……”袁阮收回手,在这方面白开说是就是了,反正他也不懂。


白开向身后伸手,后者会意,将手上的塑料袋递过去。白开从中取出一沓,用嘴里剩下的半根烟引燃了,放进地上的一个圈内。


火苗很快舔舐上来,接着白开又从塑料袋里把剩下的那些分批丢进去,大致平均的分散在那两个圈里。


袁阮站在他身后,看着那些纸钱在火焰中翻卷,由焦黑...

萤火罐 18

18


从开诚布公的那一刻起,白开就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不过,不过似乎是没有最坏,只有更坏。


然而这更坏究竟坏在哪儿,白开倒也说不出个道道来,只是仅仅是看着袁阮那一双眼睛,就让他感觉比以往经历过最糟心的事还要抑塞。


袁阮见他不答话,也不催,而是垂着眸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会儿又笑着抬起头,只是言语中却藏着点不易察觉的失落:“是为了江烁吧,怪不得这一路又请吃又拎东西的,还说不喜欢人家呢。”


“我…”白开刚想开口,对面就立刻摆出一副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懂的表情,噎的他好歹没背过气去。


袁阮继续补充:“唉,江烁不...

萤火罐 17

17


对方言语间的负面情绪过于明显,以至于叫袁阮一时间完全无法理解这种情感产生的来源。他不是个擅长制冰的人,所以在难得面对冰的时候,同样也不擅长破冰。


谈话似乎是陷入了僵局,袁阮一度尝试改变这种尴尬的局面,但对方明显不甚领情。


“喂,我都不计较你跟江烁两个合起伙来瞒我了,你到底还气什么气啊?!!”袁阮最后一次耐着性子攻坚白开那张臭脸,心道这家伙要是还不肯开口那就直接去问江烁算了,即使多半得碰一鼻子灰。


操!我他妈哪里知道自己这是在气个什么鬼,还跟嚼了炫迈一样,根本停不下来!!


其实白开也知道自己这股气生的...

萤火罐 16

“我是没什么童年。”


白开收口闭嘴。


然后,袁阮讲了一段往事。


“我五岁的时候遭过一次绑架,家里面快把我救出来的时候,那个劫犯躺在地上最后朝我开了一枪。”


“医生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说那枪把我的肝打碎了,第二句话还没来得及开口,下一秒我母亲就拽住医生,说用她的。”


“那次手术切了她三分之一的肝给我,不过效果却不算理想。两个月后我的身体对移植肝产生了慢性排斥,免疫上的问题,当时也没办法治,只好先用免疫抑制剂拖着,尽量减缓衰竭速度,等时间到了再进行二次移植。”


说着他耸了耸肩,自嘲道:“我的童...

©噗噜噜噗 | Powered by LOFTER